運行14年後,全國假日旅游部際協調會議於近日正式撤銷,中國政府網發佈消息稱國務院已批准建立國務院旅游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一直關註假日旅游的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教授蔡繼明等受訪專家認為,撤銷全國假日旅游部際協調會議後,相當於全國假日旅游部際協調會議辦公室即公眾熟悉的“全國假日辦”也隨之撤銷。
  “全國假日辦”,這的確是一個全國人民非常熟悉的機構,畢竟誰不曾過年過節呢?但熟悉並不等於瞭解。根據媒體此前的探訪,假日辦的屬性很特殊,它不屬於正式的政府工作序列,只是一種鬆散的工作方式,在假日辦辦公的均為兼職工作人員,一年中他們最重要的工作是開會研究下一年度什麼時候放假為宜,不過,“放什麼假,假日辦決定不了,法定節日由人大投票決定,定好放假方案,他們也不能發佈,必須由國務院通過才能發佈。”
  但就是這樣一個公眾未必瞭解的機構,在其運行的14年中卻一直在承受網民的調侃。每年的放假方案發佈之後,針對假日辦的吐槽就開始了,最著名的事例發生在2014年年初,因為新休假方案把傳統的除夕也定為工作日,不少網民在網上呼籲,除夕當天一定要給假日辦打電話“查崗”,看他們除夕是否還堅持在工作崗位上。有媒體發現,在除夕這天的工作時間里,假日辦公佈的咨詢電話果然始終被忙音所占據,只有到了凌晨,假日辦的24小時值班電話才得以暢通。
  對假日辦工作人員來說,來自網民的這種吐槽難免讓人鬱悶。他們只是兼職,而且工作也足夠瑣屑,黃金周期間,各種投訴紛至沓來,乃至某處人滿為患哪個景區發生強制購物,可能都需要他們的過問。費力不討好,真是何苦來哉?
  其實,如果不是假日辦而是另外一個機構和另外一群工作人員,只要他們的研究和建議最終決定了十幾億人的休假,就無法逃過公眾的非議。易言之,假日辦運行14年就是其遭網民調侃的14年,這樣一種尷尬與假日辦這個機構及其工作人員並沒有多大的關係,假日辦只是公眾某種情緒的承受者罷了。
  欲探究公眾情緒之由來,不妨回顧一下假日辦的歷史。當年之所以成立假日辦,是因為有了黃金周這個新鮮事物,考慮到需要以黃金周拉動內需,而幾億人集體出游又可能出現各種無法預料的因素,於是一個由多個部門組成的高層協調機構應運而生了。
  既然伴隨黃金周而生,當黃金周暴露越來越多問題,黃金周集體出游逐漸被公眾認為不是一種好的休閑方式時,假日辦又拿什麼去遮掩其日益不合時宜的色彩呢?節假日與工作對應,但因為假日辦擬定的休假方案,中國人過節卻往往比工作時候更忙更累。年節中的忙碌和勞累之餘,人們自然會有一種困惑:為什麼非要扎堆兒休假?為什麼不能自主選擇休假時間?
  只要這種困惑無法解除,假日辦自然就會成為公眾情緒的承受者。
  如今運行了14年的假日辦終告撤銷,撤銷的背景十分清楚:假日辦已經完成了其歷史任命,而現在公眾的觀念已經改變,類似“黃金周”、“小長假”這樣的調休休假方式不能繼續維繫下去了。
  後假日辦時代,中國人該如何休假?國務院辦公廳去年印發的國民旅游休閑綱要(2013-2020年)做出了新的設計,綱要稱“到2020年,職工帶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實,城鄉居民旅游休閑消費水平大幅增長,國民旅游休閑質量顯著提高”。
  有專家認為,當下不論是民間,還是國家政策,都在從“黃金周”向“帶薪休假”轉型,因此撤銷全國假日辦、成立國務院旅游工作部際聯席會議也是順應這一變化。但願這一變化來得更快些。  (原標題:[社論]但願假日辦撤銷帶來休假方式轉型)
創作者介紹

西甲

nv58nvldv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